新闻动态News

国地新闻
行业资讯

国际细胞治疗的A、B面,我们该何去何从?

作者:刘沐芸    来源:国地

——整理于刘沐芸博士在《中华细胞与干细胞》杂志2021年年会演讲


图片



今天是我们《中华细胞与干细胞》杂志2021年年会之际,非常高兴有机会与各位同道,就国际、国内细胞行业的研究进展进行交流与探讨。我演讲的主题是“国际细胞治疗的A、B面,我们该何去何从?”


国际细胞治疗产业发展的A面


产业链条相对完善,投融资活动活跃,资本市场看好,不断有新产品获批上市

图片

从美国细胞产业联盟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国际细胞产业半年报可以看出,2021年上半年,国际细胞产业投融资活动非常活跃,又是一个丰收年,投资额高达141亿美金,超去年同期35%。


图片

图片来源:2021年上半年全球再生医学产业研究报告


并且,今年上半年,免疫细胞治疗的融资额,首次超过基因治疗产品,高达66亿美金,基因治疗为64亿美金,其他细胞治疗融资额为11亿美金。


随着细胞产业的纵深发展,行业对“大规模生产智造平台支持的细胞产品交付能力和体系”的需求,也在不断增长。国际上,细胞产业投资巨头,从关注下游的产品开发,纷纷转向产业上游的自动化与数字化智能装备、质粒病毒等行业关键共性需求的环节,以期能构建个体化CGT(细胞基因治疗)产品的大规模生产与快速交付体系,助推下游具有革命性疗效的CGT产生“重磅炸弹”效应。因此同时,一些细胞领域的CDMO公司也正在受到投资者的关注。这些行业关键共性技术的服务商,在资本市场上被称为———“细胞产品供应链企业”


从报告可以看出,不仅投资交易量比较可观,且投资来源也比较丰富,具有资本助力的梯次性补充,有风险资本,有IPO,有后续追投,有公司合作,以及私人配售等多种渠道,为我们展示出了,支持国际细胞产业蓬勃发展的多层次科技金融体系。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12.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上半年全球再生医学产业研究报告


再来看,细胞产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自2020年上半年,免疫细胞治疗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首次超过基因治疗公司,并差距持续增大,直至2021年的1季度末。免疫细胞公司收盘比2018年上涨了232%,远高于纳斯达克生物指数的153% ,和基因治疗指数的152%。


强劲的投资环境为产业繁荣,提供了大量的发展资金,2021年上半年,全球有近1200家以细胞治疗为主营业务的公司,相比去年增加了200多家。展望2021年下半年,这些公司正在加快推进科学与临床研究,有望为更多的患者带来革命性的细胞治疗药物。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15.png


图片来源:2021年上半年全球再生医学产业研究报告


不断获批上市的细胞治疗产品正在为临床治疗带来分水岭,预计下半年会有18个产品,将在6个不同地区获批上市,其中有10个是全球范围内首次获批的创新细胞药物。而这个数字,也将超过2016年创下的,一年9个产品的获批记录。其中,3个基因治疗产品的获批,也意味着2021年是基因治疗药物的丰收年。


下半年,有望获批上市的产品中,有4个基因治疗和基因修饰的细胞治疗产品。这样,2021年将会有7个基因工程治疗药物获批上市,超过2017年的3个。


另外,2021年,还开创了细胞产业的多个第一,有2个产品是因为RMAT法案快速获批上市(1个是CAR-T,1个治疗严重烧伤的组织工程产品),第一个BCMA靶点的CAR-T产品获批上市。还有一个第一是,首个Car-T产品进入中国市场。


刚刚,我们看到的是,国际细胞治疗产业发展的A面,产业链条相对完善,投融资活动活跃,资本市场看好,不断有新产品获批上市。


国际细胞治疗行业发展的B面


非理性繁荣

那现在,我们再来看看,以规范著称的美国,其干细胞市场呈现出的国际细胞治疗产业发展的B面。


2021年11月4日,国际著名学术期刊“Cell & Stem Cell”以“Forum”形式,发表一篇名为,“美国干细胞销售2021:美国本土销售未经批复、未经证实的干细胞治疗”的调查研究,该作者是一名从事生命伦理研究的美国学者,通过研究调查,2016年到2021年5月间,美国本土的干细胞治疗诊所的发展现状,向我们展示了,国际细胞治疗行业发展的B面,非理性繁荣。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26.png



这就是,直接向患者(消费者)销售未经证实的干细胞治疗。从2016年,351家公司,571个诊所,发展至2021年5月,1500家公司,2754个诊所。主要集中在:加洲、佛罗里达洲和德洲。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29.png

Ref:Cell Stem Cell 28, November 4, 2021


我们再来对比看,细胞产品注册的适应症,目前在不同国家法规体系中注册申报的适应症,前三位的适应症是肿瘤、神经系统性疾病和感染性疾病。


美国诊所直接向患者提供的治疗服务,前三位的是,背痛,整形和运动损伤。这些基本都慢性、无法被现代医学系统解决、甚至无法明确诊断的长期困扰或折磨。


图片

Ref:Cell Stem Cell 28, November 4, 2021


非理性繁荣的背后


存在“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35.png

而我们临床医学研究往往关注的是,那些可以被明确诊断的临床重大疾病。因此,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些屡禁不止的非理性繁荣中,看到大量“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呢?


因此,我们是否能在谴责非理性繁荣的同时,也想一想,为什么老百姓愿意自费、甚至是冒一定的风险、不远千里甚至是万里,前往接受未经批复的干细胞治疗。


这是否反应出一个可能被我们忽略的事实,就是,全世界人民群众都有着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权利。而这些大量的“未被满足”的需求是不是也值得我们的研究与关注。我们能否为这些“未被满足”的需求提供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在注重临床重大病、危重病和罕见病研究的同时,是否也可以在那些“能提升广大人民群众日常生活质量、实现健康美丽促进的领域中”开展系统的研究。再一个就是,在评价标准体系方面,也要重视这些“健康促进、美丽提升”等“非典型性疾病”治疗的评价指标和体系的建立与普及,以帮助大众鉴别“劣质”与“合格”的产品服务。


我国的细胞治疗发展,该何去何从呢?


是A还是B?还是两者协调统一?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43.png

我们回顾了,过去几年国际细胞产业发展的A面和B面,那现在回到主题,我们国家的细胞治疗发展,该何去何从呢?是A还是B?还是两者协调统一?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47.png


首先,我们需要厘清2个概念,即,什么是细胞治疗技术?以及什么是细胞药物。


一般,细胞治疗技术,依赖于临床医生的临床医疗实践的经验积累,通常为一对一的诊疗服务,很难形成可以放大、复制的治疗方案,或者临床路径,因此也常常发生在临床医院中;用于治疗的细胞治疗技术,一般不改变其在体内来源的初始功能,比如造血干细胞移植;再一个特点,就是这些细胞,只经过最低程度的体外处理,比如只采取简单的离心、分选等;在实践中,无法实现“标准化”、难以复制,因而无法大规模应用,可及性(物理可及和经济可及)都较差。


细胞药物,用于临床治疗的终产品、与作为生产要素的细胞来源可以经过体外诱导分化,发生原初功能的改变,如iPS,经由技术密集、复杂的体外处理,如基因修饰的细胞治疗,即便是自体来源,但由于其在体外经过高度、繁琐地加工处理,已经发生性能改变,为了更好地实现目标治疗功能,过程中必须制定可以量化的标准来鉴定目标细胞,去除杂质。以关键过程参数实现产品关键质量属性的定义,也就具备了“高质量、低成本、大规模、可重复”的产业发展要素。


为什么那些被称为“未经证实”的细胞治疗会“生生不息”?从过去西方国家评论我们的细胞治疗,发展到今天,我们反过来评论西方国家。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不同的社会角色对细胞治疗的风险与发展理解的不同所致。患者方面,有真实的“医疗需求”需要解决,而医疗机构或者临床医生,往往基于自己的工作性质,需要解决每一个患者的具体困扰。


但,从监管角度,或者总体社会层面,往往看的是总体的群体性风险,需要从有限的受控研究去预测、外推到真实世界中,并获得确定的“收益大于风险”。


基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需求,以及对不确定性接受度的不同,新兴事物会出现不同的“立面”。伦理学家会看到风险,患者会看到一丝的希望,研究者会看到:经由探索带来的可能解决方案等。


也正因为如此,标准体系就成了“大家对一个新兴领域理解一致性”的基础。当一个新兴领域发展成形阶段,我们首先需要做的是,建立一个能有助于统一各方认知、消除歧义的标准话语体系。


尤其是要推动产业发展时,标准将成为一种通用语言,成为行业参与者能共享的价值体系、约束规则和行为惯例,也因此,标准应该是一种客观和量化的描述。


现在,来看看我们国家细胞行业的监管体系,我们国家一直采取的是双轨制,一是按照医疗技术的国家卫健委的备案管理制,另一个是按照药品或医疗器械的药监局监管的药品注册制。


无论是从国家卫健委的管理体系,还是药监局的药品注册制,我们都看到了,科学研究验证的必不可少。制备工艺稳定性验证,临床前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等,都必不可少。我想,这也是我国2种监管体系能共存的基础和条件,在细胞药物研究开发、审评审批长周期过程中,既照顾到临床患者的紧急、真实的医疗需求,又保留了新兴产业的可持续性发展通道,相互补充。


同时,产业链和供应链自主可控的重要性,下游的细胞治疗或细胞产品要能长久、稳定可持续的发展,源自上游关键共性技术的自主可控与源源不断。这其实就是,产业链上多个“专精特新”的发展、培育,以及大量具有专业知识的产业人才培养体系。


国际获批上市的Car-T产品,能稳定持续的交付供应,到现在进入中国市场,我们可以看到,其稳定、合格产品背后的多个“专精特新”:有临床级的病毒制备公司,有“摇床”的设备公司,有“从病人样本采集再回到病人”的全流程追踪标识的公司,有冷链公司等。也因此,在国际资本市场上,出现了一个新的细分领域,叫做“细胞产品供应链企业”。


这些承担行业共性需求的“专精特新”的培育,也值得我们国家的政策制定者、行业参与者和创新创业者的关注,无论细胞治疗技术还是细胞药物的研究开发,安全、有效、可控的背后,都需要一系列的“专精特新”的支撑与保障。


那,未来我们该何去何从?细胞治疗是一个涵盖了“4个面向”的新兴科技产业,发展好了就是“技术、药物双轮驱动”,不仅能实现能级转换的产业高质量发展,也能实现“病有良医和健康美丽”的生活高质量发展,当然啦,也能为我们杂志提供大量高水平的研究论文,同时,各位与会代表也不愁研究素材和研究方向了。


但要实现这个良好的产业愿景,需要有几个基础条件:



要注重培育产业链上关键环节的“专精特新”,打造现代化细胞治疗产业体系和产业基础。


推动由“标准体系、行业共识和政策法规”共同构建的-“多层次产业语境与产业氛围”的形成。


建设多渠道、有序接力的细胞产业科技金融体系。


多层次的产业人才继续再教育供给体系。


配套的创新支付体系。


开放包容的研究立项评审专家和专业学术期刊的论文审稿人



数字化、自动化与智能化能为细胞产业的提质增效,提供终极解决方案。


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的智造平台可以为细胞产品研发节约资源、加快上市速度。并可以将细胞公司从繁杂的生产管理中解放出来,专心于生产实践反馈数据而来的新概念、新工艺、新产品的开发。


细胞公司早期的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有助于新方法、新工艺在产品研究开发前期嵌入,并能加速产业迭代。极大提升人力资源的管理效率,由依据SOP重复操作升级为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工程管理,并能最终进化为将产品特征与法规要求相互适应的设计创造。


成本进一步优化:个体化细胞产品通常需要3个GMP生产车间(质粒、病毒载体和细胞纯化),每个产品生产不仅需要独立的生产设施、检测平台、技术、人员和质量体系,更需要对应的巨大资源和时间积累。而数字化、自动化、智能化能形成集约、高效、共享的生产设施平台,实现分担成本和共享知识。

END


微信图片_20211221162850.jpg


版权所有:个体化细胞治疗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深圳) | 备案号:粤ICP备18039814号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九道59号北科大厦16楼1611室 电话:15999575369 传真:0755-8630 9309 邮编:518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