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角下生命健康领域创新资源综述

作者:刘沐芸    来源:国地

111.jpg

刘沐芸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 特约研究员

深圳市先行示范区专家库医疗组  专家 

个体化细胞治疗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 主任




222.jpg




Kendall广场——世界上最具创新活力的一平方里

Kendall广场位于东剑桥区,是美国生物科技的产业中心,这里也是一些科技公司如Apple、 Boeing和Google的前哨站。如今,Kendall广场不仅是“这个星球上最具创新活力的一平方里”,也是许多国家发展生物产业的前哨站。


有人将这里的租金与纽约的麦迪逊大街、巴黎的圣奥诺雷街、以及米兰的Via della Spiga 进行比较,但,Kendall广场的租金都是一枝独秀。不同的是,Kendall广场却是以前沿科技而闻名世界,并不是以高端购物闻名。


可以说,在美国其他城市,甚至是这个星球的其他地方,都找不到这样的景象:聚集了大量的初创公司、大药厂联络处以及风险资本等。他们要么以剑桥的MIT为圆心形成聚集,要么就沿着主大街一直延伸到中心广场。


333.jpg


这里是新英格兰地区租金最高的街区,实验室的租金达100美金/平方尺,办公楼的租金为92美金/平方尺。租金如此高,可为什么大家在这儿扎堆创业的热情还是不减呢?因为这里有生物医药创新、创业共性需求的“技术、人才、资本、设施和服务”等一切要素的集聚,而这些是无法用租金来衡量和判定的。


这里最吸引人的是:人才聚集,使得交流与沟通非常容易并且有益。这里有激情四射的创业者、功成名就的大药厂管理者和眼光独到的投资人,随时可以发起沟通、交流和请教。


如果想了解世界生命科学的前沿,可以随时走进MIT,那里有Broad研究所、白头研究所等世界顶尖的研究机构,与世界顶尖的科学家进行交流。


444.jpg


如果创业过程中需要向前辈求教,可以去赛诺菲或诺华等大药厂在这里设立的机构。甚至可以与前辈建立战略伙伴关系,或接受大药厂的委托订单在细分领域进行新药筛选。


资本也可以对所投项目和创业公司随时了解,以便在需要的时候提供除资本之外的其他帮助,如创业辅导、资源嫁接等。也能方便随时发现一些“下一代”的重磅炸弹。


Kendall广场还有一个其他CBD或产业园区无法比拟的区位优势,就是与创业公司、与支持创业的大学实验室科学家会面畅谈的便利性。


MIT的科学家步行就可到达基于自己研究成果创立的公司办公室,与创业团队进行沟通交流、了解进度,并就创业过程中的困难予以建议与交流等。


这里的公共通勤交通和轨道交通也非常便利,即便是稍远一些的麻省总院和哈佛大学的专家过来也非常方便。实验室研究成果创业孵化早期的频繁沟通交流非常重要。


555.jpg


都说21世纪是生物经济时代,每个想发展生物产业的国家都希望在此占有一隅,在最好的生物产业孵化地学习最成功的产业孵化经验。简而言之就是,Kendall广场,这里不仅是生物科技初创公司的创业乐园,也是功成名就的大药厂的聚集点。


装备齐全的实验室和场地可以为初创企业提供“拎包入住”和“初始运营”的便利性,不仅如此,还提供了商务会议和商务会谈的共享空间和创业导师等,并有“起步资金”提供。基本上就是,当有了“Idea”时,就立刻可以将“创业冲动”转化为创业行动。


因此,这里不仅对创新、创业的团队有吸引力,并且对一些将生物科技作为重点领域的国家有吸引力。


666.jpg


为了学习“先进”经验和科技产业发展模式,一些国家开始发挥本国驻波士顿使领馆的作用,赋予了使领馆一些新的职能,充当生物产业的孵化纽带,连接大学、大公司等设立创业孵化或初创企业加速器等。


外国设立使领馆的初始职能也就是,联络、共同工作、促进工作等,这些也是孵化器的基本职能。比如,荷兰就在其驻地使领馆新增了一个岗位:荷兰创新网络领事,专职负责联络、孵化生物产业。


丹麦在此开设了一个永久的孵化器,希望将丹麦国内的科研团队和创业团队与Kendall广场的行业现场链接起来,并可以从剑桥“学成归国”发展。日本一些地方的领事馆紧随加拿大、荷兰之后,于2018年4月也在此设立了小的卫星办公室,希望吸引一些当地成才的初创企业到荷兰发展。


波士顿有着非常好的生物科技的创业生态,有许多专注在生命科学领域不同阶段的风险资本、天使基金,还有完善、配套的生命科学成果转化所需的研究设施,围绕着顶尖大学建设的“资本+人才+成果+(研究)设施”使Kendall广场成为了国际上最具潜力的生物产业创业地。


777.jpg


对创新创业的公司来讲,创业初期有配套齐全的生物技术孵化器,可以大大降低其创业起步门槛,尤其是生物科技领域的创业。对一个各方面资源都缺乏的初创公司,要建设一个符合法规要求的生物实验室或生产场地以能生产I、II期研究用的产品,其花费可能就能将许多创新创业的冲动给“扼杀”了。


因为,生物医药行业与人民生命健康息息相关,是一个高监管行业。成果转化过程必须受到严格的监管,比如所需的场地、转化过程、研究数据等都要符合法律法规的要求。因此需要配套设立符合法规要求的研究和生产设施,Kendall广场提供的符合监管要求的孵化器,大大降低初创生物科技公司创业的资金压力和创业不确定性,有助于创业团队将早期有限的资源集中在擅长的领域,提高成果转化的成功率。


而且,如前所述,Kendall广场提供的创业辅导,可以让很多拥有重大成果的人更好地提前与市场接触、了解市场、了解客户,更好地认识自己创业的成果需要进行哪些改进。因为,即便是准备充分的创业团队,真正接触市场后,尤其是美国市场,还是会受到来自客户不满的打击。而创业辅导则会为创业团队直接进入市场提供一个缓冲预热带或过渡链接桥。


888.jpg


一项研究报告显示,有65个国家在波士顿使领馆设立了生物孵化器项目,组织一些活动、研讨和辅导规划等,不仅为本国创新创业团队,也为当地大学成果孵化提供转化支持。这其中,Kendall广场的剑桥创新中心最为知名,这是一个非正式的以初创企业外交为主的孵化器,为邻里的创业企业提供共享办公空间。该中心已经为德国、加拿大、荷兰、法国、丹麦、日本和英国等领馆承担项目加速器和前哨站的作用。


这些服务为主办国带来的收益也是巨大的。自加拿大2013年在波士顿成立加速器以来,共有105家初创企业通过辅导,这些企业在加拿大创造了300多个岗位,以及5800多万美金的收入。也正因如此,产业加速器项目才会受到重视并不断扩张。现在,加拿大政府更是要求到波士顿接受创业辅导的创业者在这儿呆上4个月的时间,接受辅导并做好创业的一切准备。为了做好服务,加拿大政府还专门设立一个岗位——创业辅导项目经理。不仅仅是加拿大一个国家增加了在Kendall广场的创业孵化投入,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这些承担成果孵化任务的使领馆,不仅为本国团队和企业的成果转化提供创业辅导,还提供寻找资本和合作伙伴的服务。经常会出现这样的场景,不同职能的领事为初创企业不同的发展的需求提供对接、服务和咨询。


这就是,为什么Kendall广场被誉为全球最具创新活力的1平方里。



999.jpg




西海岸的Mission Bay生命科学园


20年前,旧金山的Mission Bay还是一个充满造船厂和铁轨的旧工业园区,饱经岁月侵蚀。但今天,这里已经是充满活力的健康和生物技术中心,也被称为西海岸的Kendall广场。


2010年,Bayer公司将设立在加州的研发中心搬到了Mission Bay,就是因为这里完善的生命科学与生物技术的产业生态。显著的特征是加州大学的旧金山分校(UCSF)就在附近,人才充沛,生物技术活动创意斐然,因此在这里创新创业可以说是不费吹灰之力。


1010.jpg


Mission Bay的生物科技公司或药厂并不想要像东边的Kendall广场那么积聚,倒是吸引了很多的科技公司,这些科技公司会对生物科技公司形成挤压吗? 


从UCSF的扩张来看,一如既往地锚定生物医药前沿研究,自2009年,先后设立了Helen Diller家族综合癌症中心,心血管疾病照护与预防中心(2010年),Bakar精准癌症医学大楼(2019年)。


1111.png


刚开始大家预期是,落户在这儿的生物医药公司会局限在Mission Bay走廊一隅发展,但实际上却是沿着旧金山和南部拓展了更大的范围。目前,旧金山有261家生物医药公司,40%的公司的雇员少于20个,72%的公司少于50个。这是生物医药生产网络(Biomedical Manufacturing Network)提供的数据。旧金山南部的203家公司,有一半公司的雇员都少于20个。Mission Bay东面的Berkeley-Emeryville社区有140家生命科学公司。


也有一些大药厂在此发展,比如诺华在旧金山的金融街设立了诺华生物群落数字孵化器。拜耳在Mission Bay设立了CoLaborator,2012年刚设立时只有2家公司参与,高峰时有17家公司,目前仍有11家公司。


1212.jpg


尽管有人说,Mission Bay并没有实现“西海岸的Kendall广场”的目标,但其却有独一无二的优势,因为这里的生物科技公司与世界著名的硅谷为邻,因此这里创立的生物科技公司的发展轨迹与传统的生物科技公司成长轨迹有着明显的不同,生物科技和技术创新的碰撞融合,能更好地理解患者需求和行业挑战。在这里创新创业的生物科技公司,6个中就有1个是数字医疗公司。


20年后的Mission Bay当然和20年前的规划设计有些不同,但更与时俱进了,很好地将硅谷的创新人才、科技创新、湾区生态和生物医药创业进行了融合,因此也造就了Mission Bay独特的产业生态与氛围。



1313.jpg




加州生命科学园简介


生命科学全球表现增长态势

图片

加州的生命科学园,包括旧金山湾区、圣地亚哥区域、洛杉矶和Orange County,保持了与经济同步增长的步伐。2018年,加州有3418家生命科学的公司,2019年增加了169家。其中,1570家为制药和生物科技公司,而在2017年时,才只有117家。其他的1848家公司有医疗器械、诊断测试、再生能源、研究工具等其他产品和服务,而这类公司的数量在2018年时还只有2位数。


生命科学产业的出口额也从上一年的227亿美金增加到252亿美金,NIH予以加州生命科学园研究年度资助高达39亿美金。生命科学类的风险资本投资也从上一年的67亿美金上升到76亿美金。


生命科学产业收入,2017年达1777亿美金,2016年为1690亿美金,生命科学产业在加州整体经济比重也日益增加,生命科学产业年就业人数达311,226人,而上一年的就业人数才12000+,发展非常迅速。更重要的是,加州生命科学领域的创新成果为全世界许多领域未满足的需求提供了解决方案。


图片


生物医药板块

图片

生物医药最有效的投资回报是,获得新的治疗药物和技术。生物医药研发管线(Pipeline)的前段通常是在大学或公司的实验室里完成的,然后向药品监管部门(美国是FDA,中国是NMPA)申报,通过监管部门的审评审批后,上市成为新的治疗方案。新药的审评审批是一个漫长而又难捱的过程,既前景美好但又道路曲折,由于涉及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因此这也是一个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过程,最终通过审评审批成功上市的新药还是为数不多。


1414.jpg


到2018年9月24日,加州生命科学园中有1332家生物医药研发公司,其中433家聚焦在抗肿瘤药领域,134家聚焦于中枢神经系统疾病,123家专注于感染性疾病。这些公司在2017-2018年间获得了美国FDA28项快速审批认定,加快了加州生物科技产业的成果转移转化,尤其是在重症疾病治疗领域成果的转化效率。


医疗器械板块,2017年,加州公司有454个产品获批,其中有16个PMA首次批准,6个创新批准,432个510(K)许可。


图片


guodi.jpg

版权所有:个体化细胞治疗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深圳) | 备案号:粤ICP备18039814号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九道59号北科大厦16楼1611室 电话:15999575369 传真:0755-8630 9309 邮编:518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