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About Us

简介
沐芸观点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已知和未知

作者:刘沐芸    来源:原创

15477065189683699.jpg

刘沐芸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 特约研究员

个体化细胞治疗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 主任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向世界卫生组织正式通报已经三周多的时间。在过去这段时间里,对于这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相关信息我们已有所了解,比如,我们已知这种新型病毒来源于某种动物;但也还有一些信息,仍是未知,比如该病毒从原生宿主到人类之间的中间宿主是什么等等。

对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大家一定有许多的问题希望了解,在此根据当前的已知信息整理如下。

病毒从哪儿来?

根据发病追溯来看,该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武汉的一家大型海鲜市场,虽然名称是海鲜市场,但同时也销售多种“野味”。该市场为“湿性”市场,即可销售“野味”并当场宰杀。

该病毒暂时命名为2019-nCoV,属于冠状病毒,与之前引发SARS和MERS的冠状病毒为同一家族。研究证明,冠状病毒来源于蝙蝠,但在传给人之前,需要有个中间宿主作为“跳板”。2002-2003年 SARS的中间宿主是果子狸和其它一些小的哺乳动物,而MERS的中间宿主则是骆驼。

目前发现,人感染2019-nCoV后,具有人传人的特性。但其真实的人传人“能力”目前还无法明确界定。

2019-nCoV的传染性怎样?容易还是不容易?

至目前,专家组还不能明确界定该病毒的传染模式,或者,该病毒的人传人特性是容易还是困难。很多早期的病例都与武汉海鲜市场有直接接触史,但接下来发生的病例却没有到过武汉海鲜市场的经历,显示了人传人的证据。

刚开始时,卫生官员很自信地将该病毒定性为“有限的人传人”(表明传染性较弱,并且容易被阻断),但世卫组织随后就提高其“传染级别”:继续发展不排除持续人传人的可能。持续人传人表明该病毒会像流感的传染性一样容易传染给与其接触的人,具有强的传染性,并且不容易被切断。

2019-nCoV病毒感染的症状是什么?危险吗?

2019年12月31号,中国向世卫组织发布了“一起不寻常肺炎病例”的通告,由不明病原微生物引发的肺部感染,伴随咳嗽、咳痰。但随后观察发现,症状不限于这些,还包括发热和气促,有的患者表现乏力,少量患者还出现头痛和腹泻等。

该病毒引发的症状表现出多样性,有的人感染后无症状,但却具有传染性。这是因为,这种新型病毒与人上呼吸道上皮细胞有亲和性,而SARS更多的是与肺内上皮细胞亲和。

2019-nCoV这一“无症状但具有传染性”的特点也导致对实际病例的判断可能不准确,也会导致人传人的潜在风险扩大。因此,有效地潜伏期筛查诊断非常重要。

因此,我国采取的甲类应对措施,对重点地区进行严格排查是一个有效的防控举措。美国纽约大学的生物伦理学家Arthur Caplan对此项举措做出客观评价“面对未知的、潜在的传染性,除了中国,很少有其他国家能采取如此果断的措施,将疫情予以局限和控制。我不认为这是对人权的侵犯,而是一项谨慎正确的应对策略”。

为什么病例数增加这么快?

不可否认,在上周后期出现了病例上升的态势。上周五(1月24号)武汉当地的卫生系统就确认了45个病例,并且日本、泰国也相继出现了“输入性病例”。截至2020年01月28日12:56,全国确诊4547例,疑似6973例。

可能有几方面的原因导致病例快速攀升。一是源于病毒本身的传染性。同时也是因为对新发病例数据统计的逐步重视,各地病例归总并实时通报;随着对于病毒具有人传人能力的认识加强,国内各地和世界其他国家也加强了对出入人员的筛查;出现症状的患者也提高警惕,主动就医。再一个就是,研究人员公布了新型病毒的基因序列,使确诊更为方便。

当然,还有一个政治因素,总书记在上周一(1月20号)发表讲话,要认真对待疫情,要将人民生命和健康放在首位。这也促使各地政府对疾病真实进展通报的透明度加强。

当前发病的病例数真实反应了实际病例数吗?

可能并不完全,但不是因为隐瞒。而是因为,许多受感染的病患,症状并不明显,没有临床可见的症状表现出来,有的只是有点儿不舒服,并未寻求医疗救治,也因此可能未纳入病例统计。

按照专家的说法,现在对此次2019-nCoV的理解,还是冰山一角。现在已确诊病例可能只是冰山可见的那一小部分。那些没有症状的潜伏期患者,或者症状非常轻微并未寻求医疗救治的患者可能才是水下无法看见的冰山。当然,目前还无法定论,确诊病例究竟是冰山的哪一部分。

2019-nCoV与SARS的异同

两者有类同之处,也有不同。先看看有哪些类同的。

两者同属冠状病毒家族。两个病毒的基因序列也具有相似性,有20%的差异。

都始发于中国。SARS也是经由一种“野生动物”“跳到”人类。这些“野味”可以在“湿性市场”公开贩卖,并当场宰杀。还有一个相似性,就是两次疫情的进展都非常快。

一篇发表在柳叶刀上的研究,通过对首41例患者分析发现,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只对本身患有基础性疾病的人易感,首批41例中,大部分患者还是没有基础疾病的健康人,这与SARS有一定的相似性。

41例中1/3的患者需要重症监护,6位死亡。有些患者由于强烈的免疫反应出现的细胞因子风暴而导致病情加重。但,该病毒如何影响人的免疫系统,一时还无法回答。

但也有不同之处。首先是政府对疫情发布的态度,此次非常公开透明,并及时通报世界卫生组织。按CDC流程处理,分离病原菌,并公布分享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动员世界各国实验室对该病毒进一步分析。当然,在SARS后,我国政府对公共卫生健康、防护能力进行大量投资建设,因此此次病毒的分离和确认也非常迅速。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国公共卫生防护能力和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和进步,建设效果非常显著。

有多快?

自2019年12月8号首例感染后一个月的时间就获得了病毒的基因序列,上传到数据库,与国际同行开放共享。通过比较分析,发现病毒并未发生大的变异,提示人传人发生不久。

分析病毒进化时钟可以发现病毒的变异速度,以便回溯病毒发生人传人的时间点。分析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人传人发生不久,我国即启动了系统性的防疫措施,并在2019年12月31日向世界卫生组织上报。尤其是这一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在流感高发季,肺炎非常普遍。说明我国此次的鉴别和防疫行动非常迅速,从侧面反映,我国公共卫生事件的整体监测体系和应对能力非常健全,能及时响应。

病毒基因测序发现了什么?

了解病毒的基因序列,不仅有助于监测病毒突变路线图,也能为我们提供研发诊断工具和疫苗的参考“图纸”。

通过分析24位患者的病毒样本(24位患者包括输入到深圳和泰国的病例在内),发现不同患者感染的病毒仅有非常有限的序列改变。这表明,病毒来源于同一种系。因此,从不同患者的病毒序列推测,第一个病例的病毒感染期可能发生在2019年10月30号到11月29日之间。否则的话,24位患者的病毒会表现较大的差异。

诱发此次疫情的2019-nCoV的“祖先”本来“人畜无害”地寄宿在蝙蝠身上,但不知什么时候通过一些与人类有关系的中间宿主开始了与人类的接触。中间宿主可能是武汉“湿性”市场中的一种动物,2019-nCoV的祖先在中间宿主本来也“人畜无害”,但可能由于某个不明机会发生突变,具备了从中间宿主“跳跃”到人的能力。

基因序列提示,该病毒此次“跳跃”非常偶然,可以说是仅此一次的跳跃,来源于24位患者的病毒序列非常工整、一致。因为,如果是多次或多中间宿主来源,病毒序列将会有显著差异。而2019-nCoV序列显示,该病毒是单一的。也证实,在关闭市场后的新增病例,是通过人传人的途径。

基因序列分析发现,2019-nCoV感染人类细胞的门户与SARS一致,都是通过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受体,与病毒表面的突刺蛋白结合以实现病毒与宿主细胞的融合。既然找到了病毒入侵人体的门户,是不是也找到了治疗2019-nCoV的靶点呢?

当然,病毒也并不是坐以待毙,为了生存,也会不断地进化变异。而我们要更高效地应对,还需要持续地监测病毒基因序列,掌控病毒的进化路径,以便实时更新当前的应对策略。

版权所有:个体化细胞治疗技术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深圳) | 备案号:粤ICP备18039814号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高新南九道59号北科大厦16楼1611室 电话:15820774399 传真:0755-8630 9309 邮编:518057